中国司法网 - 法务传媒

  • 绿色
  • 蓝色
  • 红色
  • 桃红色
  • 黑色
当前位置: 首 页 > 道德法苑 > 孝行善举 >

云南男子“烟熏救女”引发关注

时间:2014-11-27 09:00来源:未知 作者:本栏编审3 点击:
网名为“韦金秋宝贝”的网友2014年11月25日在微博中发图文消息称,因无钱给患有地中海贫血症的女儿治病,他自学《本草纲目》并上山挖回草药,在自家空地上给女儿做了烟熏治疗。这引起了不少网友的关注。

 


为了让女儿在烟熏中感到温暖和幸福,韦树福摘来不少鲜花插在艾草上

 

自学《本草纲目》 火熏艾草救女

 

    25日夜间,记者联系上“韦金秋宝贝”得知,他就是文山州广南县八宝镇坝哈村6岁女孩韦金秋的父亲韦树福。他说,自己也不知道这种方法是否有效,但只要有一丝希望,他就不会放弃。

 

    “今天早上,我和我的韦金秋宝贝来到昨天搭建草药床的地里,将昨天上山采挖回来的草药拿出来,和一些干柴放在草药床下面一起烧,烟火熏得我的‘小棉袄’有点儿呛。”韦树福在微博中说,草药的烟味跟普通柴火的烟味不一样,闻起来有香味,希望能救自己女儿。

 

    微博图片显示,韦树福将女儿放在一个距离地面1米左右,且铺满鲜花的木架子上,下方冒出的浓烟将女孩全身包围。韦树福手中还拿着一本书,韦树福称这是为给女儿治病特意买的《本草纲目》。

 

    他说,根据书中所说“艾草可以做火熏治病”,他亲自找来多种药,“今天熏了两个小时,熏完以后她说头晕胸闷,还不停地哭闹”。

 

    “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,很担心会起到反作用。”韦树福说自己很内疚,不能给女儿更好的治疗,“是听女儿同病房的一个家长说,可以烧中药熏试试效果”。

 

    患病的韦金秋全身皮肤变得苍白,还出现食欲不振、精神状态不佳等症状。这也让韦树福等家人焦急万分,于是用此方法给女儿治病救命。


女儿移植骨髓需花30万元

 

  韦树福说,女儿韦金秋的病是在学校一年前的一次体检中查出,她也因患此病而辍学。

 

  为给女儿治病,此前韦树福也想了很多办法。去年11月份,他向亲戚朋友借了几万元,带着女儿到广东和广西多家大医院检查,被医生告知需做骨髓移植手术,费用至少30万元。手术成功后,还有一年的观察期,这一年必须住在医院附近,且走路到医院不能超过10分钟,以达到有效地治疗与救治。

 

  据了解,如果不做骨髓移植就得终生输血,每年的输血费用大概在五六万元之间。而以务农为主的韦树福家,一年收入不足4000元。

 


 
 

骨髓配型是三岁的弟弟

 

  医生已经给韦金秋找到了骨髓配型,就是她三岁的弟弟,目前差的就是配型移植的费用。

 

  韦树福说,医生告诉自己女儿的移植手术最好是在3到7岁做,如今女儿已是6岁零1个月大,他非常担心错过最佳时机而失去女儿。他说,目前女儿每个月要花3000元左右的输血费用。他之所以发微博,也是希望能得到爱心人士的帮助。而记者在韦树福的微博里看到,已有人给他捐款。韦树福说,这些钱有2.7万元左右,钱每一笔他都用本子记着。

 

 

男子烟熏救女:我知道不科学 但别无他法


 

 

    11月25日,云南文山一男子依《本草纲目》之法为患病女儿烟熏治病一事引发热议,背后“女儿患重度地中海贫血,无力支付30万元骨髓移植手术费”的苦衷更让人唏嘘。该男子名叫韦树福,今年34岁,是文山广南县八宝镇坝哈村的一个农民。与记者记者对话时,韦树福坦言,发此腾讯微博时并未料到会引起如此大关注,自己也知道这样做不科学,但走投无路,只能试试运气。

 

记者:你发的微博引起了很大关注,有想到这样的局面吗?

韦树福:说实话,我很想有人关注,但发微博时没想到会是现在这个局面。之前我也在微博和网络发过女儿的情况,但基本都没用,这次也只是新一次尝试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被那么多人关注了。

记者:关注你的人当中,有的为你的事迹难过,也有的会质疑你是在炒作,这些矛盾的声音对你有影响吗?

韦树福:没有影响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,我就想救我的女儿,事情是真的,不怕被人说。如果能给女儿筹到钱,我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。

记者:女儿的事到底是怎样的呢?

韦树福:我有两个孩子,女儿是老大,今年6岁,还有个3岁的儿子。2013年10月份,幼儿园组织体检,有医生给女儿检查时发现她有些贫血,建议我到医院仔细查查。随后,我到了八宝镇卫生院、文山州医院多个地方,确认女儿贫血严重。血样送昆明的大医院检测后,确认为地中海贫血。我之前根本没听说过这个病,但医生告诉我,这个很严重,要么骨髓移植,要么持续输血,不输血女儿活不到10岁。

    我后来又带着女儿到广州南方医院诊治,同样确诊为地中海贫血,那里的专家告诉我,如果骨髓移植,需要30万押金,同时还要排5年的队。我等不了,又到了中山二院、深圳儿童医院求助,排队时间都要1年以上。随后,经人介绍,我又带女儿去了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,那里不需要排队,但同样需要30万押金。我们到处借钱,没凑齐,只有回老家。

记者:你的家庭情况如何?

韦树福:我父母都年近60了,近几年一直在深圳捡废品挣钱。女儿查出病之前,我在老家开面包车,同时租种了五六亩葡萄地,每年有两三万的收入。但为了给女儿治病,积蓄早已用完,还欠了几万块的债。如今,基本都靠父母每月寄钱回来。我也想过自己出去打工,但每个月要带孩子去医院输血做保守治疗,实在走不开。我心里也急,但没办法。

记者:治病用这些钱,不能报销吗?

韦树福:有新农合保险,可以报销一半左右,但这些钱都得先花出去,问题是我们身上本来就没钱啊。

记者:小姑娘现在的情况如何?

韦树福:得了这种病,她的免疫力会比正常孩子差很多。每个月得发烧一两次,每次发烧都是39°以上。现在,我每个月都带她去3个小时车程外的文山州医院输血,每次两个单位,输血后还要帮她排铁,要持续一周左右,花费1000多元。每次输完血,她的情况跟正常孩子一样,又蹦又跳的,但十几天后,她就会精神变差,脸上没有血色,那时我就得又带她去输血了。

记者:既然医生已经告诉你,要么移植骨髓,要么输血保守治疗,怎么又想到要用烟熏呢?

韦树福:这个是我11月初在文山州医院听一个病友讲的土方子,回来跟我父母和妻子都商量了一下,觉得一直输血也不是办法,还不如试试民间的方子,说不定还有效果。所以从上周起,我就买了本《本草纲目》来研究,知道可以用艾草、何首乌等药材来烟熏治病。我花了三四天时间做木床,棍子是杉树的,然后找了十几捆艾草,但始终没找到何首乌。这个时节下霜,何首乌的叶子都掉了,不好找。

记者:准备齐全了,你马上就行动?

韦树福:对,我其实也知道这不科学,跟医生说的不一样,但还有其他办法吗?

记者:你给女儿烟熏,谁拍的照片呢?

韦树福:我老婆用我手机拍的,我当时就想过把这个发到微博上,一方面是想引起关注,另一方面也想在网上找些专家给我们一些意见。

记者:你这么做,女儿同意吗?

韦树福:她开始有点害怕,但我告诉她这不会像打针那么疼,她也就乖了。熏的时候,她有点呛,一直闭着眼睛。但那个烟味跟普通柴火的烟味不一样,有点香,女儿也不排斥那个味道。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效果,哪怕有一点效果也好。

记者:现在,这件事的进展如何?

韦树福:我早上发的微博,下午两三点就有媒体和好心网友给我打电话询问情况,还让我把银行账户发到了网上,现在已经有网友捐了几千善款了。我真的希望女儿可以把病治好,像正常孩子那样上学和生活。只要她能好,我做什么都愿意。

 

(责任编辑:本栏编审3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
精彩推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