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司法网 - 法务传媒

  • 绿色
  • 蓝色
  • 红色
  • 桃红色
  • 黑色
当前位置: 首 页 > 广众评说 >

维护法律公平、公正的尊严

区域: 类型: 浏览量:人次 发布时间:2016-10-13 10:40 联系人:余永松 联系电话:13905783*** 电子邮箱: 所在地址:浙江省丽水市云和县元和街道仙宫小区
  

 我叫余永松,男,系浙江省丽水市云和县人,现住云和县元和街道仙宫小区2幢5号,联系方式:13905783366。在此我向院领导反映,为广大网友揭露一审云和县人民法院法官于伟东徇私舞弊、枉法裁判,二审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李洋、苏伟清及王晓璐玩忽职守、有错不纠的问题。正是因为这些法官的司法腐败,才使得买卖宅基地的违法交易成为有效协议,非法侵占成为合法拥有。作为受害人,我申诉无门,只能将本案事实真相及判决结果公之于众,以供社会大众检视。同时,也希望法院领导能关注、重视此事,及时纠正错误判决,清除法官队伍害群之马,以维护法律公平、公正的尊严,保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。
  案件由来:本人系云和县紧水滩库区移民,被安置于云和县元和街道山脚村第九村民小组。1997年经政府审批,我取得金溪新村村镇规划建设许可证,并分得三直宅基地。后来,云和县紧水滩镇大源村村民张宝远找到我,说要购我山脚村金溪新村的三直宅基地,由于当时对国家法律及政策了解不多,不知道法律禁止宅基地使用权单独买卖或转让的规定,所以,我就答应了张宝远,并于2002年8月3日与其签订《房基出卖字据》,将我拥有的山脚村金溪新村三直房基地出卖给张宝远,建房面积168平方米,总占地面积252平方米,计价22800元。
  2003年11月20日,第九村民小组研究决定,将宅基地外直线延伸至水渠间的空地(菜地),由我出资折价购买取得该块菜地的使用权。但在2013-2014年间张宝远未经过我的同意,私自占用我的菜地,并在没有办理规划审批的情况下,修建了两直三层房屋。张宝远非法占用我菜地违规建房后,其实际占地总面积达396.4平方米。2014年11月,我从外地做生意回来,发现菜地被非法侵占后,要求张宝远撤除违法建筑未果,并于2015年3月10日依法向云和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。
  审判结果:云和县人民法院受理后,由于伟东担任独任审判员,按照简易程序审理该案。于伟东作为法官,却未能恪尽职守,秉公断案,反而徇私舞弊,枉法裁判,于2015年6月10日作出(2015)丽云民初字第147号《民事判决书》,该判决无视我提供的村镇规划建设许可证、出卖土地示意图、第九村民小组证明及证人证言等证据,偏听偏信,歪曲事实,认定“包括本案涉诉土地,已一并转让,并无争议,转让面积与实地不相符,系测量方式不同,存在对土地面积的计算误差”,并根据所谓云和县现有一体化改革试点政策,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。
  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,适用法律不当,判决结果显失公正。我不服一审判决,依法向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。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由李洋、苏伟清及王晓璐组成合议庭审理了该案,但李洋等三位法官在审理中,不但有法不依,有错不纠,反而将错就错,极力帮与一审法院及法官圆谎遮丑。2015年9月25日,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(2015)浙丽民终字第222号《民事判决书》,认为原判决认定事实有误,但判决结果并无不妥,应予维持,判决: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  对于一审、二审判决,我提出以下几点质疑,以供法院领导及社会大众评判:
  1、《房基出卖字据》是否有效?
  张宝远系云和县紧水滩镇大源村村民,与我并非同一集体经济组织成员。农村宅基地属于农民集体所有,与特定的身份关系相联系,具有极强的福利和保障性质,农民对自己依法获得宅基地只有使用权,没有处分权。这一交易显然与我国农村宅基地使用权法规相悖。
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》第八条第二款、第六十三条规定,宅基地属农民集体所有,农民集体所有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、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。同时,根据《合同法》第五十二条第五款关于违反法律、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合同无效之规定,宅基地买卖合同所涉标的物为农村宅基地,内容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,因此该《房基出卖字据》无效,法院应当依法予以撤销,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返还。
  作为审判机关,一、二审法院都应当依法查明事实,分清是非,依法对该买卖协议的合法性进行审查,但一审法院错误认定出卖宅基地合同有效,二审法院却有错不纠,以“在二审中新增加的诉求”为借口,对买卖协议不予审查。这明显违反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》第六十四条第三款“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,全面地、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”的规定。
  2、菜地是否属于出卖的范围?
  《房基出卖字据》写得非常清楚,买卖的标的是三直房基地,建房面积168平方米,总占地面积252平方米。这是当时根据村整体规划设计(大路和通道),经实际测量所得的数据。张宝远非法占用我菜地违规建房后,其实际占地总面积达396.4平方米,这是2015年4月8日,经村民小组和双方邻居现场丈量所得的数据。
  出卖土地面积与实际占地面积不符,相差如此大的原因,并非如一审所认为的测量方式不同,存在对土地面积的计算误差,因为这个所谓的“误差”已经超出合理的范围。更重要的是,被张宝远非法侵占的菜地,是我于2003年11月20日出资折价向第九村民小组购买,而我与张宝远是在2002年8月3日签订的《房基出卖字据》。在我尚未取得菜地使用权时,就将菜地卖给张宝远,这合乎逻辑吗?
  但一审法官于伟东却认定“包括本案涉诉土地(菜地),已一并转让,并无争议。”二审法院合议庭无视字据所附示意图及三位见证人的证人证言(均出庭作证质证)等证据,并在未经实地测量核实的情况下,否认一审法院已经查实的张宝远实际占地396.4平方米的事实,仅凭法官个人主观臆断,否认张宝远非法占用菜地的事实,其认定纯属颠倒黑白,混淆是非。
  3、判决适用法律是否适当?
  根据我国土地管理法律法规及行政规章,宅基地使用权不得单独转让,即便土地随房屋一并转让,也不可以转让村集体组织以外的人,否则,应当依法认定无效。但一审根据云和县现有一体化改革试点政策,认定出卖宅基地合同合法有效。这所谓的“有一体化改革试点政策”是什么?云和县作为一级地方政权不享有立法权,即制定地方法规及规章的权利。这样一个地方县级政权的规范文件,在审理判决时是不可以引用的,更何况这个政策与国家法律法规相抵触,而当属无效。
  总之,在习近平总书记自中共十八大以来的历次公开讲话与文章中,据不完全统计,“全面依法治国”及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等词提到超过200次。我们相信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下,国家法制环境将日趋完善,老百姓的民生一定会得到各级政府更加重视与关注,相信党中央不可能任由如此有法不依、徇私枉法的怪事一直无尽头地拖延下去。我将案子公之于众,并致函徐院长,希望能本着司法为民的原则,为民做主,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。同时,坚决惩治腐败现象,做到有权必有责、用权受监督、违法必追究,将于伟东、李洋等司法界败类依法绳之于法纪,以保障受害人的合法权益,维护社会公平正义!



  余永松


  2016年8月16日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精彩推介
法务之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