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司法网 - 法务传媒

  • 绿色
  • 蓝色
  • 红色
  • 桃红色
  • 黑色
当前位置: 首 页 > 广众评说 >

法痞当法官,法槌变棒槌,司法独立成为司法独裁。

区域:上海市 -- 徐汇区 类型:实据真评 浏览量:人次 发布时间:2016-04-29 10:15 联系人:郁孟丽 联系电话:13661610181 电子邮箱:yumenli312@foxmail.com 所在地址:上海市奉贤区泰日镇绿色家园154号102室
实据真评
  

 我是2015徐执字第1354号(探视权纠纷案)被告的母亲及代理人郁孟丽。获悉我儿子被前妻邢颖芳(原告)和上海徐汇法官沈怡明串通,私下并入老赖名单,我很郁闷很纠结,只能求助党和政府为民做主。被扣上老赖帽子就是以前的黑五类,遇到运动就倒霉。本案原告邢颖芳为争夺属于孩子的房产,到徐汇法院打官司败诉后,又趁被告在外地工作期间起诉探视权。原告明知孩子幼弱多病,不但不参与治疗和护理,反而编造理由,三次申请探视权强制执行,三个主办法官,前后两个都按法律程序兼听我的申诉,秉公执法,原告都没有达到目的。唯独中间插手的法官沈怡明另类,原告申请限购,他就执行,也不让我们知道。我儿子要回上海休假,预订机票时才知道自己被限购,我接到电话后到处打听,第三次的主办法官告诉我是沈法官所为。作为本案代理人和当事人,我找沈法官交涉,他说是原告申请的限购,想要撤销限购必须经原告同意并写申请,即便撤销限购还可以重新限购,制裁被告的措施还有很多。听这口气,看这架势,根本不是调解探视权纠纷,而是帮着邢颖芳逼我交出房产证,换取撤销限购。我怀着屈辱和仇恨离开沈法官后选择上访和投诉,不知是哪种形式起了作用,沈法官不再威逼和恐吓我了,很快就撤消了限购。原以为一场闹剧结束了,可以过安宁生活了。但是,看了原告撰文赞美沈法官,才知道她两在2014年,就已经将我儿子并入老赖名单,我认为此事比限购更狠毒,我儿子从事经贸管理,信誉为立足之本,私下给他扣老赖帽子,叫他以后怎么做人?怎么工作?怎么生存?夫妻离异相互记仇很正常,法官参与离异夫妻明争暗斗,私下施法,陷害无辜实属荒唐。为了摘掉被人暗地扣在头上的老赖帽子,我只能选择投诉和上访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精彩推介
法务之窗